免费问答
专家解答 >>

新医改的七年之痒 乡镇卫生院姓公

2011-03-07 10:06:27 来源:健康新闻

[摘要]

9月30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对民营股份制卫生院的收购告捷:原有29家股份制卫生院,除1家转型为民营医疗机构外,其余28家卫生院全部由政府财政收回。20个建制镇乡(街道),每个都有一家及以上政府举办的...

9月30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对民营股份制卫生院的收购告捷:原有29家股份制卫生院,除1家转型为民营医疗机构外,其余28家卫生院全部由政府财政收回。20个建制镇乡(街道),每个都有一家及以上政府举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7年之前,这里对镇乡(街道)卫生院进行股份制改革,将卫生院转为民间资本经营;7年后的今天,政府全资回购股份制卫生院。“七年之痒”,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再次医改意味着什么?就此,本报记者近日专门进行了调查。 卫生院民营化,带出了哪些问题? 10月14日,余杭区卫生局局长黄国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此次转机制工程花了整整21个月,政府投资了3亿元。 记者了解到,余杭区和全国不少地方对乡镇卫生院一样,从2000年开始,对乡镇卫生院进行了一场改革,即由国有改为不同形式的民营。余杭区在2002年~2003年间,对原有29所镇乡(街道)卫生院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实际上就是将卫生院转给民间资本经营。“当时卫生院出现了生存危机,据不完全统计,这29所卫生院70%~80%出现了亏损。这次改制,有市场经济的原因。” 黄国林说。 然而,民间资本经营的卫生院运行几年后,暴露出了许多问题,例如卫生服务发展相对滞后,人才发展及经费保障等与社会发展趋势不相符,基础设施缺乏,设备陈旧,人才资源结构不合理,功能单一等等。 余杭区卫生局的一份调查显示,问题主要有三方面:一是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用房严重缺乏,全区有11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用房未更新,80%的社区卫生服务站用房未达到省市规定的150平方米,医疗用房紧张,就诊环境较差;二是以业务收入为主来确定社区医生报酬的分配机制,促使社区医生以基本医疗为主要服务内容,而不愿意花较大的精力去开展其他服务,政府只能通过花钱买服务方式落实公共卫生等职能;三是社区卫生服务队伍整体素质不高,以乡村医生为主的社区医生,年龄偏大、学历偏低、能力不高。 2008年9月23日,余杭区委、区政府出台政策性文件,正式启动新一轮医改——通过全资收购,实现每个镇乡(街道)有一所政府举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目标。 这一轮医改,黄国林局长把它总结为:改体制、建机制、造房子、引才智。 再次姓“公”,听听医务人员怎么说医生们如何看待关乎切身利益的新一轮医改?记者为此进行了大量的采访。 径山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外科医生叶飞,2003年毕业来院工作后,正赶上了股份制改革。“突然间变成了‘为老板打工’,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是很不乐意的。但我只是一个医生,别无选择。” 而对于目前的新一轮医改,叶飞认为医生、患者都能从中受益。“实行股份制时,医生工资要靠自己赚。工资从哪里来?说白了就是靠‘药’,这就免不了会出现大处方。如今重新姓‘公’了,医生没了后顾之忧,可以将心思放在服务上。9月份,我的门诊量大约是500人,人均处方60多元。而在股份制时,一般门诊量为三四百人,人均处方90元左右。”叶飞10月1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径山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褚洪连,在实行股份制时持的是大股,时任院长。“当时我占51%的股份,年收入10万元没问题。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乡镇卫生院姓‘公’好。”褚洪连对记者说。 褚洪连介绍,2000年改制前,卫生院负债96万元。当时的卫生院共有22人,其中包括七八名医生,每年门诊收入大约200万元,算下来一年亏损1万多元,而政府的财政年补贴也是1万多元,刚好持平。转为股份制后,卫生所的运行还算可以。“因为要赢利,服务态度总不会差的。药品价格也不会太离谱,与镇里药店价格相当。”他说。 但对于弊端,褚洪连也毫不讳言:“作为私营企业,就要考虑产出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当时很需要一台做胃镜的设备,但是,这要投入四五十万元。我们权衡再三还是放弃了,因为投入太大,划不来。” 褚洪连这位曾经的老板,也为新一轮医改叫好。“站在老百姓这个角度上来看,乡镇卫生院一定要姓‘公’,基层的基础卫生应该是公益性的。” 再次医改,政府想要什么效果? 对于新一轮医改的好处,黄国林局长如数家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政府举办之后,实行收支两条线和绩效分配管理,可以促进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 据介绍,所谓“收支两条线”,是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收入与支出“两条腿走路”,收入直接进入镇乡财政账户,支出则由镇乡财政从另外一个账户打入中心。所谓“绩效分配”,就是把工资分为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两块,绩效工资与社区卫生服务的效率、服务质量、居民满意度、人均诊疗费用的控制直接挂钩。 以此前已由政府回购的黄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例,该中心青山村责任医生薛小根去年6月的工资单是:门诊服务人次是432人次,报酬是1209元;上门为群众提供随访服务84人次,报酬是705元。两者相加,薛小根该月总收入1914元。其中上门开展慢性病随访的收入占月收入的36.83%.“过去的院长不得不考虑赢利的问题,卫生院要发展,职工要发奖金,都需要钱。现在不同了,不用考虑赚钱的问题,怎样提高医疗技术水平、让病人满意成了最要紧的事。”黄湖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朱盛珍说,实行“收支两条线”之后,2009年黄湖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诊量同比增长了37.6%,而业务收入同比只增长了4.8%,人均处方费用从112元下降到了85.8元。今年1~9月,人均处方费更是降到了62.5元。 为了改变医疗资源极度不平衡的状况,余杭区实行“软硬两手抓”。政府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硬件总投入约4亿元,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改扩建,开展社区卫生服务站标准化建设,高标准配备健康体检的“六大件”设备等。 在“软件”方面,该区优化了人才配置。出台奖励政策,鼓励卫生专业技术人才到西部偏远镇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区财政在按规定核拨人员经费的基础上,每年再增加人均6000元的人员经费;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专业人才,在本单位工作满5年及以上且综合考评良好的,给予本人一次性基层服务补助3万元。目前有4家区属医院派出11名医务人员帮助西部4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工作,明显提升了当地医疗水平。 百丈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新医改后政府出资新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记者了解到,新的中心占地12亩,建筑面积4300多平方米,总投资1600多万元。 该中心主任白洪斌是这次改制后竞聘上任的。他告诉记者,中心现在承担着辖区内1.3万人的预防、医疗、保健、健康教育、康复、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等“六位一体”的服务。新的中心医疗区、预防保健区、健康体检区、妇女保健区和康复区等功能明确,就医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 胡文龙原来是百丈镇卫生院第二大股东,检验科的骨干。“实行股份制时,医院的投入很少,这些年来总共才投入40多万元。我在检验科,体会太深了,肝功能检验因为设备陈旧只能做最简单的,一个月做一个;血常规两天做一个。当时,我觉得检验科可以关门了。现在好了,新设备来了,肝功能一天能做两三个,检查项目也扩大了。”他说。 白洪斌则告诉记者,由于很多大学生不愿意到民营医院工作,实行股份制期间总共才招了两个人,包括一名医生、一名护士。而在今年,他们推出4个岗位,报名者多达28人。 “上午看病下午随访”,百姓喜迎家庭医生记者了解到,工作方式的改变,是此次新医改给医生带来的最大转变。看病成为社区责任医生最基本的职能,医生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被转移到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六位一体”(即预防、医疗、保健、健康教育、康复、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的功能上。 10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黄湖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中心内比较冷清。主任朱盛珍告诉记者,医生大多到患者家里去了,“我们这里基本是上午看病、下午随访”。 瓶窑镇彭公塘埠村63岁的村民许婉贞,患有高血压、糖尿病,是社区责任医生张云素的“一级服务对象”。张云素一年要上门10多次,比亲戚跑得还要多。每次见面,许婉贞都要说一番让张云素感到耳热的话:“我这个毛病,不痛、不痒,云素来了我才晓得饮食上要注意这个那个。” 张云素家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煤气站,他有时候给人送煤气还会把工作包带上,抓住机会随访。他包里的东西可谓五花八门,除了血压计、听诊器、血糖仪、工作记录本、健康处方这些常规“武器”之外,还有一把卷尺、一盒印泥。卷尺用来量身高,按印泥可以代替签字。 彭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较早开展“六位一体”服务探索的基层医疗单位。中心主任黄连明说,中心已为辖区内99.6%的家庭建立了健康档案;中心80%的医务人员大换血,组建了一支平均年龄28岁的社区卫生服务队伍;中心的各项功能不断完善,特别是慢性病管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中心的医务人员上午看完病,一般下午就跑到村(社区)去随访了。他说:“这些变化是老百姓最喜欢见到的。”  
分享到:

●【往下看,下一篇更精彩】●

广告合作 | 网站简介 | 换链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给健康室提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