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问答
专家解答 >>

河北最大药品知识产权案审结 “摩罗丹”有了法定主人

2010-09-27 10:23:49 来源:健康新闻

[摘要]

推荐阅读治好癫痫先治好人平癫祛痫黄金组合生酮饮食治疗癫痫迷走神经刺激术因发明中药“摩罗丹”而闻名省内外的省中医院原院长李恩复与其合作伙伴邯郸制药有限公司技术合同纠纷案,日前在最...

推荐阅读 治好癫痫先治好人 平癫祛痫黄金组合 生酮饮食治疗癫痫 迷走神经刺激术

    因发明中药“摩罗丹”而闻名省内外的省中医院原院长李恩复与其合作伙伴邯郸制药有限公司技术合同纠纷案,日前在最高人民法院最终审结。法院判定,“摩罗丹”配方、生产工艺及质量标准技术成果为李恩复非职务技术成果,邯药公司支付李恩复20万元。

  这是我省迄今为止最大的一起药品知识产权案。由于判决涉及中药品牌经营及对发明人的知识产权保护等法律问题,此案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极大关注。有关人士认为,这一判决对于鼓励社会技术发明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摩罗丹”走红,三方参与争夺

  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任职于省中医院的李恩复提出了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的中药配方。在医院内部使用后疗效显著,逐步发展为供医院使用的成药丸剂,并命名为“摩罗丹”。1985年2月,时任省中医院院长、法人代表的李恩复以甲方的身份与乙方邯郸制药厂签订了技术转让合同,约定无保留地将生产“摩罗丹”的配方、生产工艺流程、质量标准以及临床病例资料等传授给乙方;乙方答应给付李恩复报酬费4万元并在3年内给付相应的销售提成和奖金。当年8月,邯郸制药厂开始生产并销售“摩罗丹”。1998年10月,邯郸制药厂改为邯郸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邯药公司),继续生产销售“摩罗丹”,但未与李恩复协商,不再在产品上标注“李恩复验方”的字样。

  同时,随着“摩罗丹”产品日益走红,人们把更多的目光也投向了其发明人李恩复,有人认为“摩罗丹”是职务发明,成果应归单位,而非李恩复个人。为维护自己的权益,2007年,李恩复以邯药公司违约为由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摩罗丹”技术成果为其非职务技术成果,成果权归其个人所有;邯药公司支付技术使用费2900余万元。同时,省中医院因主张“摩罗丹”是李恩复作为医院员工完成本职工作产生的技术成果,其成果应属于中医院,因而,作为案件第三者也卷入这场纠纷。

  不服省高院判决,“摩罗丹”争夺“升级”

  省高院经审理认为,药品研发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李恩复作为中医院的内部职工,并不必然具有研制药品的职责。中医院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对“摩罗丹”的研制任务进行了专门的交付和投入,中医院仅因为李恩复在技术成果完成后,对其进行了临床使用、后期验证性研究和财政投入,就主张对“摩罗丹”技术成果享有所有权,没有法律依据。故判决:“摩罗丹”配方、生产工艺及质量标准技术成果为李恩复非职务技术成果;邯药公司立即在其生产、销售的“摩罗丹”产品上标注“李恩复验方”字样并赔偿李恩复违约损失20万元。

  对此判决,双方均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李恩复称,合同约定的“技术转让的报酬拟定3年”,应当理解为“暂时约定3年”,截至起诉之日,邯药公司已拖欠技术使用费2000多万元;邯药公司产品上未履行标注“李恩复验方”字样的合同义务,已构成基本违约,合同理应解除,赔偿相应损失100万元,并赔礼道歉。邯药公司则称,合同签订至今已有20余年,李恩复没有证据证明其曾向其主张过后续费用,现在要求支付已超过诉讼时效,至于其在产品上未标注“李恩复验方”字样,是执行国家有关法律的规定,不应承担违约责任。

  最高法院终审判决,“摩罗丹”有了法定主人

  最高法院审理认为,双方在合同中对邯药公司是否继续支付李恩复后续费用没有约定,因此,邯药公司没有支付后续费用的义务;邯药公司没有履行标注“李恩复验方”字样的合同义务,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据此,最高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原审“‘摩罗丹’配方、生产工艺及质量标准技术成果为李恩复非职务技术成果,邯药公司赔偿李恩复违约损失20万元”的判决;撤消原审“邯药公司立即在其生产、销售的‘摩罗丹’产品上标注‘李恩复验方’字样”的判决。因邯药公司对于无法在产品上标注“李恩复验方”字样的情况没有及时与李恩复协商变通标注的事宜,作为补救,邯药公司应再向李恩复支付20万元。

分享到:

●【往下看,下一篇更精彩】●

广告合作 | 网站简介 | 换链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给健康室提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