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问答
专家解答 >>

森林派出所所长收取保护费 雇村民偷伐树根

2011-07-14 00:36:37 来源:健康新闻

[摘要]

王文林生前照片(王松林提供)  周至县农民王文林上山偷伐柏树根时坠崖身亡。随后,其家属称:王文林偷伐柏树根的真正雇主是当地森林派出所所长王佑民。   柏树根是根雕的理想材料,大多生长在悬崖峭壁的石缝中...

森林派出所所长收取保护费 雇村民偷伐树根

王文林生前照片(王松林提供)

  周至县农民王文林上山偷伐柏树根时坠崖身亡。随后,其家属称:王文林偷伐柏树根的真正雇主是当地森林派出所所长王佑民。

  柏树根是根雕的理想材料,大多生长在悬崖峭壁的石缝中。由于市场上的稀缺和树根的不可复制,一些人已经悄悄在秦岭深处搜寻悬崖上的树根。

  41岁的王文林为了一个树根送了命。

  王文林是周至县板房子乡齐心村一组人。5月7日,他带着三个甘肃客商上山偷伐柏树根时坠崖身亡。

  10天后,周至县公安局小王涧森林派出所所长王佑民让人给王文林家送去了6万元钱。

  王文林的后事一度没有人出面处理,后来传出消息:王文林真正的雇主是王佑民。事发后,死者家属多次和王佑民联系,“王佑民的侄子派人撂下话,给1万元埋人,否则只能通过法院解决。”王文林的弟弟王松林告诉记者。

  在将尸体陈列在家中10天后,5月17日,双方终于达成协议,王佑民的侄子出面,给了6万元,双方就死亡赔偿一事达成了协议。

  王松林说,乡政府和村干部出面,双方数次中止谈判:“6万元不行就不谈了。”家属当初索价20万元,后来降至15万,最后只能以6万元谈妥。

  所长开车将人送上山

  王文林的叔叔王志科说,5月4日,王文林接了几个电话,是小王涧森林派出所所长王佑民打来的。

  当时王志科正和侄子王文林在周至县马召镇,“王佑民一个接一个打电话,说请王文林吃饭”。王文林这个人随和,喜欢交朋友,三教九流的人都交,和王佑民也很熟,去年也曾经给王佑民挖过树根。

  当时王文林说,王佑民又叫他去挖柏树根,来了3个甘肃客商,是来挖柏树根的,每天管吃管住100元,王文林不太想去,王佑民答应每天给150元,他心动了。当晚,王佑民做东请甘肃客商和王文林4人吃饭。

  5月5日,王佑民亲自开车将甘肃客商和王文林共4人送到了108国道54公里处一个叫灯盏窝的地方。灯盏窝处在深山老林中,人烟稀少交通不便。

  周至县板房子乡齐心村4组村民徐方林家就住在灯盏窝,他说:“那天王佑民带来了3个甘肃人住到了我哥家,还带着米面油,听说这些人是王佑民雇来打根(挖树根)的。”

  6日早上,王文林给自己的另外一个叔叔王志斌打电话,“在家干啥哩?没事上山打根去。”

  王志斌告诉记者,当时王文林说是“给老王打根”。老王就是小王涧森林派出所的所长王佑民。王志斌觉得每天100块钱划不来,能否多加一些工钱,王文林说可以考虑。

  两人当天吃过早饭后,就开始上山。

  王文林出事了

  他们很幸运,走出去5公里后,大约11时就在一个悬崖上发现了一个造型较好的柏树根。

  王志斌说:“王佑民曾经说过,稀奇古怪的树根值钱。只有长在悬崖峭壁上的柏树,由于没有足够的土壤,缺乏营养,树根时才能长得怪异。”

  两人用钢钎一点点地凿开石缝,然后用锯和斧头切断树根,一个重约50公斤的柏树根就被挖了出来。这是一棵活树,上面还有直径约10厘米的树干。

  “因为长在石缝里的柏树都是根大树小,挖了根,树肯定就死了。”王志斌说。

  天快黑的时候,两人回到了家里。

  7日早上,两人再次上山,转悠了半天,又挖了一个不足10公斤的树根。近中午时,由于王文林下午还有事,两人吃了点干粮就商量返回。

  王文林走南山梁下山,王志斌走北山梁下山。两人刚分手,王文林就大喊,对面山上有一棵非常大的树根。两人走近左右端详,觉得“这棵树根造型不好,人家可能看不上”。于是又分头各自下山。“刚分开几分钟,我就听到一阵响亮的钢钎撞击石头的咣当声,我感觉到出事了”,王志斌拼命跑向刚才分手的地方。

  他大声喊王文林的名字,没有人答应。半山腰树枝上挂着王文林的帽子,人却不见了。王志斌于是向山下搜寻,最终在山沟下发现了王文林,趴在地下满头是血。他将王文林抱在怀里喊他的名字,人没有一点反应。

  他试图背王文林下山,由于山路陡峭,没走多远就没路走了,只能将王放到一处地势较平坦的地方,回村喊人来救。

  等大家赶到后,王文林已经停止呼吸。

  一车树根给所长交500元?

  王文林的妻子周约英认为,丈夫是给小王涧森林派出所所长王佑民挖树根才发生的意外。

  周约英说,从去年王文林就开始给王佑民挖柏树根。去年冬天,王佑民曾带了3个甘肃客商住在王家,王文林带着3人上山找树根。3人在王文林家住了大约半个月,最后离开时,王佑民给了王文林2000元钱。

  今年王佑民又不断打电话,说还要打根,每天给150元钱的工钱。

  今年农历3月份,这伙甘肃客商再次来到了周至。

  板房子乡齐心村4组村民王彩银说,“农历3月6日(阳历4月8日),王佑民开着白颜色的面包车,拉着3个甘肃客商来到俺家,随车还带来了米面油”。王彩银负责给3人做饭,每天给她20块钱的工钱。3位甘肃人一共在她家住了10天,拉了一车树根离开了。

  王文林发生意外后,3名甘肃客商扔下挖掘出的树根,跑回到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三岔乡老家。

  5月15日,记者电话采访了甘肃客商刘玉苍。

  刘说今年5月4日他们3人从甘肃老家来到周至,随后就和王佑民取得了联系。

  他们每拉一面包车的树根,给王佑民交500元钱费用,王保证他们顺利出山。刘玉苍说这些钱都是王佑民自己收取,也没有票据。

  另外一甘肃客商赵社新说,他们去年到山里挖树根,下山时曾遇到王佑民拦车检查,交了500元钱后,就顺利地拉柏树根下山了。赵社新说他们一共交给王佑民2车1000元钱。同时赵证实,这次5月4日到周至后,和王佑民当晚一起吃饭,第二天王佑民亲自送他们上山挖树根。

  赵社新说,他们在秦岭山里拉的柏树根,在甘肃可以按斤卖,每斤5—10元钱。小的树根则根据形状进行交易。

  一家的顶梁柱倒了

  5月14日下午,记者在周至县见到了王文林的弟弟王松林。在王松林的带领下,从马召镇沿108国道进入秦岭。

  由于西汉高速公路开通后,进入秦岭的108国道人烟稀少,一路盘旋的公路还算好走。当过了一座桥后,道路立即变得难以行驶。一些路段拐弯时,都要将车倒一点后,然后挂着一挡,狠踩油门向上冲刺。

  王文林的家坐落在一处深山老林里,去年以前,这里没有大路,所以从没有汽车进来过。

  在这条新开出的路尽头,再步行10分钟就到了一座院子里。

  王文林的妻子周约英一人在土房内哭泣。父亲王志德抱着孙子在灶房烧火。“大儿子19岁,5岁的小儿子还是脑瘫,还有85岁的老父亲,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周约英说。

  一家的日子过得很窘迫。王松林很小就在外打工,如今在西安开出租车。哥哥王文林3年前盖了5间土房,一直没钱装修,房子连窗户都没有。

  当王家找王佑民谈善后赔偿时,王佑民的侄子出面说,“只给1万元埋人,不同意可以通过法院起诉”。后来乡村干部出面协调,才拿到了6万元。

  记者离开王文林家下山,将驶入108国道时,设在国道旁的虎豹河检查站工作人员示意停车检查。记者问树根能否带出山,这位李姓工作人员说,坚决不能。“最近就因为柏树根出事了,上面查得非常严。”他说。

  当地已有六七人挖树根死亡

  5月15日中午,周至县林业局副局长吴明说,此事发生后,他们已经要求周至县森林公安调查此事。目前来看,王佑民5月4日晚上确实和3名甘肃客商以及死者一起吃饭,然后第二天将4人送到山上挖树根。

  “我们也想不通,本来是保护森林资源的森林派出所所长,为何能将挖树根的送进山里呢?山里的石头、一草一木包括柏树根,都是森林资源,是不能随意带出山的,是应该保护的。目前来看,王佑民的行为至少违反纪律,是否构成犯罪,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最后吴明还说,王佑民和死者王文林到底是合作关系还是雇用关系,目前由于一些人翻供,还不是很清楚。

  采访中,周至县林业局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说,多年来,当地已经有六七人因为挖柏树根摔死。他说,在挖树根时,这些村民被用绳子绑住,吊到半山腰悬岩峭壁上,非常危险,“就像蜘蛛侠一样”。

  周至县山里的一些村民说,其他人挖了树根向外运,就会被森林派出所拦住没收、罚款,但是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就会非常容易地运出去了。

  周至县检察院介入调查

  5月19日,王佑民在电话中说,此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妻子给王佑民家属钱不算赔款,是他迫于县、乡政府的压力才给的。同时王佑民否认开车送甘肃客商以及王文林上山挖树根之事。

  对于甘肃客商提出的每车收取500元钱保护费之事,王文林说确实收取过2车1000元钱,但是他是开具票据的。记者问他是否没收了甘肃客商的树根,王佑民说没收树根无法可依。无法可依为何要罚款呢?王佑民说是为了补充办公经费的不足,同时他也承认没有开具处罚决定书。

  对于吴明所说的正在调查一事,王佑民这样答复,“没有呀,直到现在没有人调查我,也没有人问我此事,也没有人找我做过笔录。”

  王文林家属提供的一份王文林生前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大约半年的时间,王文林和王佑民的通话就达67次之多。对此王佑民则说“我们不是很熟,只是认识而已”。

  5月19日,记者了解到,周至县检察院反渎职侵权部门已经介入此案。

  火爆的根雕市场

  在这起采伐树根发生意外的背后,是市场上一路发飙的根雕价格。

  记者在西安调查发现,一般的柏树根和樟树根做的茶海,根据大小造型价格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越南人莫大强每月大约2次往返于越南和中国,他的生意就是将越南的大型树根以及红木运入国内。5月20日记者拨通他的电话后,他说自己刚下飞机,正在准备把一批货运到中国境内。

  莫大强和桂林人韦安在西安朱雀花卉市场,合伙开办了一家工艺品店,各种黄金樟、黄花梨做的木雕和根雕应有尽有,一个红木书案开价10余万元,一款较大的黄金樟茶海在他的店里也要卖约2万元。

  韦安说,由于中国实施封山育林政策,较大的树根很难开采和运出。而在越南、缅甸、老挝一些地方,由于当地经济、政治等原因,加之热带雨林气候,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树木以及树根很多,管理也不太严格,相对货源好组织一些。

  根雕市场的国内货源主要是来自福建和云南一些地方,本地和周边深山也有一些。而国内的根雕一般体积较小,价格也相对比较便宜。

  在周至县一家位于进秦岭必经之地的木雕厂,老板耿某由于近期根雕市场的火爆,又重操根雕老本行。5月14日记者在他的店内看到,店内的佛像、仙鹤、松鼠以及柏树茶海非常吸引人。他告诉记者,县上有不少人都很喜欢这些东西,加之西安也有客商来买,近期生意很好。记者在他的店内外发现,堆积了许多柏树树根。对于树根的来源,他非常谨慎只字不提。

  一位做生意的当地张姓老板说,他去年一次性买了5个茶海,都送给一些朋友了,“现在谁的家里摆放一个柏树树根茶海,是非常排场的”。

  另外一个出售黄金樟和香樟茶海的老板透露:在越南连皮带泥巴的黄金樟树根,每公斤的价格大约1元钱。他们一般不在当地雕刻,因为原材料关税更低一些。在国内加工后进行销售。西安市场一个约200公斤的黄金樟茶海,价格会在4000元钱以上。从原料到商品价格翻了20倍。

  今年4月27日,在“第二届山西珠宝玉石首饰暨工艺礼品展览会”,根雕《森林之王》以1800万元成交。《森林之王》雕塑的是一头森林之王狮子,形象颇像电视中的“狮子王”。2007年5月,标价9000万元的大型根雕作品《中华根》成为顺德陈村花卉世界“首届中国盆景交易会”的最大亮点,其超大规模和高昂价格吸引了众多游客与之合影留念。

  《中华根》的主人、著名根雕艺术家陈奕洪表示,这件作品取材于江西原始森林的一段千年古樟老根,3位老雕刻师耗时3年才完成。

分享到:

●【往下看,下一篇更精彩】●

Copyright © 2000-2016 www.jiankang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健康室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1446号-3
特别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速与我们联系。

广告合作 | 网站简介 | 换链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给健康室提意见